下個月就要結婚,精心布置的新房堅持婚前絕不入住,沒想到男友弟弟帶著女友。。更過分的是我還在垃圾桶裡看到這個東西。。。 好生氣啊!

14514683914375.jpg

 

這只是情感故事,不喜歡繞過

我和男友駱下個月就要結婚了,婚房已經佈置的漂漂亮亮,駱說,要不,咱倆就住這裡吧。我說,不,不結婚,堅決不住新房。

 

 

駱的弟弟平也從廣州打工回來了,一方面是為了參加我們的婚禮,另一個就是他的女友懷孕了,大了肚子。婆婆似乎很開心,雖然口頭上不說,但是眼中的笑意卻藏也藏不住,不止一次說,「我要抱孫子了。」

在我們距離婚期還有十天的時候,因為要租賃婚車,男友是個文化人,教書的,自然不比平能說會道。他一口應承下來,包在我身上,而且還能便宜點。聽到這裡,我自然是沒意見,結婚本來開銷就大,能省一點就省一點。

平從上午10點就出去,外加採購一些我們結婚必備的用品,一直到晚上10點還沒到家,電話也沒有人接。婆婆著急了,催著男友開著車出去找找,正在這個時候,平打來電話,「我在我大哥新房這裡,喝醉了,你讓小美來一下。」(小美就是平的女友)我說,「我去吧。」平說,「嫂子,你也太小氣了,我那些哥們兒想看看你們的大房子,都捨不得嘞。」我說,「這麼晚了,改天吧。」平應該是喝了點酒,扭著性子,「讓我哥接電話,非今晚。」

 

 

老公看了看我,「不就看看房子嗎?好。」於是,我把鑰匙給了小美。

小美已經懷孕四個月了,身體卻還很利索,拿到鑰匙後,立刻匆匆的下了樓。

當晚,小美和平都沒有回來,天亮,當我和男友趕到後,立刻傻了眼。

平和小美睡我們的婚床也就算了,關鍵是床頭的垃圾桶裡,那用過的保險套算什麼東西,他們在我們的婚床上到底做了什麼。

平和小美還在抱在一起,打著呼嚕,我大喊一聲,小美醒了過來,看到是我,張口結舌的解釋,「大嫂,事實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的,真的,請相信我,真的,是平醉的不省人事了,然後就,然後就……大嫂,對不起。」

平這時也醒了,猛拍一腦門,「我還以為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哪,睡了,睡了,哥,不是我說你,你也管管嫂子。」

聽此,我委屈的眼淚直直在眼眶中打轉,老公直接上去,不由分說,照著臉就打……

事後,婆婆也沒說什麼,只是對我說,「小美有了身子,你做大嫂的,要肚大量寬,知道嗎?不要太任性。」

我找到駱說,「現在反悔還來得及,咱們要不分手吧。」

駱說,「婚禮的請柬都發出去了,別胡鬧了,乖兒。」

駱把我湧入懷裡,我卻眼淚再也抑制不住,委屈的直流。

文章來源

喜歡這篇文章嗎?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~